第一人称的一点个人小理解,请不要抹消我们的罪责

贯彻通篇的“罪恶感”真的很有意思……本来以为自己不是真凶终于逃脱罪责,结果被告知真凶依然是自己,到了这时候却油然而生要去承担的欲望,欲望又因为仇敌朋友和恋人被牵涉其中,变成甚至渴望被戴在脖子上的枷锁,在意外中失去的东西一旦跟自己有了关联,其重量从远在天边事不关己,一下子变成切肤之痛,负罪感也顿时真实得难以逃避。

That Inferior Feeling

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故事吧。

你始终抗拒我。

男主最后一集的表现很明确:不要抹消我们的罪行、宁愿忍受一次次的想死也要坚持活着接受谴责、甚至觉得自己不配拥有梦想和恋人。这与其说是年少犯错的惩罚,不如说已经变成了从这个过程中企求自己的原谅。可是”不小心害死了十个人“这种事,即使自己也去赴死也无法弥补,而死又变成另一种逃避——男主剩下的生命中,每一秒都要面对这个悖论

我知道你皮肤上的每一道疤,它们诞生的时间地点和第一滴血。我知道你不为人知的过去,破碎的令你难已入眠的愧疚。我还知道你所不知道的一切,我比你更了解你你却一味否决我的存在。

于是是否痛苦就要看自己对过错的认识了。丸子显然是没有什么是非观可言的,他的善恶感都很单薄,向朋友要钱骗钱毫不手软,直到最后也在榨干风尘店里的普通白领;前辈也没什么好说,从小只会用钱解决问题,长大了也很幼稚,人情世故都拒绝直面,全部用钱掩盖;伊佐美戏份略少,看不出什么所以然,跟男主一样姑且能算”正常人“。

你表现得就像我不该存在,但你明知我承担了你所有的悲哀的记忆和扭曲的欲望。因为有我所以你才能表现得像一个正常人,拥有正常人的生活正常人的社交正常人的情感正常人的一切。在关于战争的一切面前你就是一个失聪的人,你不听不看甚至不去感受。你躲在你的自我里利用我挡下一切苦难,双手沾满鲜血与精疲力竭的罪恶感。我是你的盾牌你却把我踢到一边高高举起你无力的长矛。我痛苦,我讨厌噪音,我讨厌受伤。为了你自己你把我一次又一次带回战场,我在所有的所有面前永远是一个失去理智热衷于杀戮的疯子。每当你把我推出来,不可多得的蓝天下我又看见了火光冲天。我逃不出这一切。

笔墨最多的自然还是男主……他自然是很痛苦的。和伊佐美作为两个正常人,对于”如何生存“这个问题又交出不一样的答卷。就不去评价了,无论是自我满足也好、求得莫须有的原谅也好、还是以美满和感恩回报社会也好,都永远无法扑灭熊熊燃烧的罪恶感。

澳门京葡网站,我逃不出战场。我知道我的一生都将在杀戮中度过,宿命正是如此我是你逃避痛苦的工具我没有任何情感。我杀掉敌人杀掉陌生人杀掉你身边的一切,我知道即使他们不会离开你的内心仍然愧对于我所伤害的所有。我知道你看见朋友看见亲人看见恋人,我却只能看见刀枪看见炮火看见血液。盾牌为了保护你而伤痕累累为了保护自己而不惜伤人,你责备我却忘了我无法分清敌我,盾牌上的尖刺朝向所有人。你寻医问药企图摆脱我摆脱记忆摆脱一切,企图扼杀我扼杀苦痛扼杀所有,但我知道你与我共生你无法离我而活。你拥有我梦想的一切并责骂一无所有的我,你后悔制造了为你挡下痛苦摆脱痛苦的盾牌。我是一个人格是一个人却永远拥有不了你所拥有的一切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北上列车
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你始终抗拒我。

我原谅你。

开个小小的玩笑。